看「阮」讀劇,等花開結果! 文/楊美英

29 2015 十二月 2:21

劇評

近十年來,島上的讀劇活動從陌生少見、漸漸於各地先後一波波發聲;就筆者所知,2003年由文化建設委員會主辦的「讀劇元年」,可說是一次官方資源投入的大動作;2008年誠品書店為十九週年慶舉辦「大家來讀劇」,特別邀請資深劇評人紀慧玲薦選劇本,邀集動見体、那個劇團分別於北、南各兩座城市進行讀劇賞析演出,則是一個民間統籌的大型藝文活動;今年更顯蓬勃,台北、嘉義、高雄均有讀劇相關活動……

九月上旬,受邀參與阮劇團「見花開劇展」系列之「劇本農場」計畫,七、八日兩天全程欣賞了三場讀劇演出,然後,鴻鴻、于善祿、謝東寧、和我四位劇評人以公開對談的方式,與觀眾、劇作家現場面對面進行評論與討論,不僅是指陳各劇本的優缺所在,更重要是讓劇作家於作品誕生的初期,有機會聽到來自觀眾角度的意見,期望提供啟發性的激盪與砥礪。

出現於此次「劇本農場」的劇作家分別與嘉義有著不同的在地連結,有許正平、吳明倫、蔡明璇,以「南方/嘉義」的生活或歷史為題,發表三部原創新作,之後緊接著南台灣三所大專院校戲劇聯演,展現文宣所稱「年輕的視野、青春的能量」──恰好這話語貼近了這次讀劇活動執行過程中,筆者現場所感受到的整體氛圍,而且進一步查察其整體規劃與執行步驟,與前文所述其他各地讀劇活動大為迥異。

根據了解,本次活動計畫的籌備,於去年底便已啟動劇作家邀請名單,於今年初展開了一連串的前置作業,包括:劇作家的多次聚會、群遊嘉義山海城鄉、編劇發想與分期創作會議,同時,為三個新劇本召開三組讀劇團隊,於劇展活動前一星期,所有的導演、演員、設計等工作人員全部住進嘉義縣民雄表演藝術園區,密集排練,完成了遠較現行普遍定義的讀劇呈現的豪華規模:除了演員丟本、若干角色表現不俗之外,燈光音樂舞台景觀均達基本水準,形同一般常見的正式演出──此為活動外顯的特色所在,更重要的是,回首檢視計劃過程的按部就班,以及參與讀劇活動的成員涵納了戲劇從無到有、從文本書寫到粉墨登場的各種表導演相關工作人員、觀眾、劇評人,可說體現了劇場藝術實踐的全面性,也因此留下深刻印象:創團十年有成的阮劇團,與資深劇作家王友輝的此次合作,顯露了長期深耕、鼓勵創作的核心意圖,值得讚賞、持續關注。

此次讀劇展演的作品之一,許正平《水中之屋》,情節背景設定於台灣西部沿海的小村落,一晚受到颱風侵襲,家園毀壞、親人離散,二十年後,又一場強烈颱風登陸,幾位劇中角色的互動關係即將再次面臨大水考驗……優美的意象轉化,可見全本多處字裡行間;詩化、以及後設性敘事人稱的語言,顯露了散文式小說創作見長的許正平受到歐陸新文本運動影響、新的嘗試方向,與其今年另一新作《安平小鎮》發散雷同氣味。諸如劇中角色與他人對話中同時不同人稱的變化,營造出疏離清醒、客觀描述、與詩意的距離,以及更豐富的主觀情境、真實細節的傳遞,層次細膩而有力量;特別是使用第一與第三人稱並用時,則彷彿傳遞出每個人可以是自己的觀察者、演者與觀眾同步的言外之意,跨出了大多數觀眾習以為常的單一視點寫實劇本框架。然而如何避免過於濃厚的文學美感,對於戲劇張力的營造產生負面影響,則是未來表導演製作的高難度挑戰。

讀劇展演的作品之二,吳明倫《銅像森林》,內容主場景直指為嘉義中正公園的銅像廣場或展示館,陳列了數十尊偉人銅像,包括貝多芬、莎士比亞、蔣介石、許世賢等人,決意抵抗來自人類的定義、毀損,雙方開戰……從在地性的真實市容發動了歷史關懷與戲劇想像,可見劇作家的雄偉企圖,透過劇中角色背景勾勒出不同世代、歷史經驗的對話,尤其數大為美傾向的舞台景觀、場面調度,令人聯想其2009年台灣文學獎劇本金典獎作品《Trance》相似手法,再次進入台灣歷史定位的深層思維,用心值得肯定,惟劇中角色的對話觀點、內在史觀,有待進一步努力充實。

讀劇展演的作品之三,蔡明璇《家在北緯23度半》,則是著墨於家人關係、家庭結構、家族衝突,敘述離家在外的兩兄妹被母親一通電話叫回北緯23度半的家,也召回了遙遠的童年、叛逆的青春期、家族成員的糾葛、心結等,如同許多文學創作中討論外表看似正常的家庭之中,許多成員卻在彼此的傷害與期待中互相拉扯與對抗。相較前述二作,舞台設定具體而可行,但意在言外的象徵符號,如:裁縫車、蛇面人身等,如何避免過於隱晦、斷裂,才能串聯起整齣戲的澎湃情感脈絡,編織出更為磨人的兩難密網,令人期待。全劇結尾,劇中人物選擇與上一代的切割,以小家庭為自我成立的獨立單元,或可視為當代社會趨勢與個人處境的一種回應,也可使「回家、離家」的課題不致過於平面。

其實,劇本的創作一直是臺灣戲劇發展生態中經常被提出討論的問題,被認為長期以來存在的困境、瓶頸,此次,親身參與過程,感到這是一種扎實的努力作為。於是,想起作為嘉義在地唯一活躍的現代戲劇團體「阮」,據說於連續五屆草草戲劇節的活動後都會一起種下一棵未來每年春天開花的樹,那麼,盼望今年如此擘畫模式的讀劇活動,加上後續的出版計畫,能夠如團長汪兆謙表示「希望至少可以推動十年,每年創作、發表、出版,引介中文新銳劇作與世人見面」。

花開、結果……美好的願景,仍須紮根於現實的土壤中。祝福之。

留下回應